大众论坛
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微信登录

微信扫一扫,快速登录

搜索
查看: 2336|回复: 0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[东营区论坛] 雁西湖

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2020-2-10 00:19 | 只看该作者 |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

每一首诗都是一个故事,悲欢已走远。唱给坎坷的路,夜行人,步履艰难。
.
---选自李玉奎著诗剧《杏花女》
.
一、   云朵
.
1
每一朵云,风姿不一样,
一团水雾,带着说不清的故事飘远。
海面有过它们的倒影,
那是留给不谢浪花的纪念。
.
---选自李玉奎著诗剧《杏花女》
.
2
风旅地,云游天,
日落山,风住林间。
草木阅尽天和地,
碑旁野花欢,枯了又烂漫。
.
---选自李玉奎著诗剧《杏花女》
.
3
天碧蓝,海碧蓝,
鸥鸟想蓝天,月亮梦海面。
蜜蜂响翅动花冠,
蝴蝶静翼落马兰。
.
---选自李玉奎著诗剧《杏花女》
.
4
我的时间,已快乐到达一生的终点,
所有的悲欢都是纪念。
没有遗憾,没有如愿,
一如蓝天,博大而简单。
.
---选自李玉奎著诗剧《杏花女》
.
5
雁叫秋凉,
一只大雁落进芦荡。
花序白,芦茎黄,准是经历了寒霜。
.
江河浩荡,
芦苇也浩荡。
风在芦叶喧响,宣布着芦荡的力量。
.
---选自李玉奎著诗剧《杏花女》
.
二、  烛光
.
1
奉信上帝,去洗净灵魂,
圣母无力呵护,
为难中,诚实的眼睛。
它可爱孩子的纯洁心灵。
.
在玛利亚面前,
丑陋毁坏过维纳斯雕像。
阳光下,邪恶囚禁过善良,
阿波罗光芒,上帝是白天的太阳。
.
受伤的心忏悔着罪过,
把全部说给烛光。
一寸理让,邪逼一丈,
明灯悬空,上帝是夜晚的月亮。
.
人才是弱者,
常被踩在嫉妒的脚下,
小鬼出示真理,阎王晃着霸旗。
无能得势会塑造自己的上帝。
.
选自李玉奎著《杏花女》(理性篇)
2
酒杯倒了,
醉液流梦。
枫叶响,纤指丢掉了古琴,
谁在拨动树的风韵。
.
风过花动,
难忘那双躲闪的眼睛。
兰花正开,
怀念我在花前的拘谨。
.
月儿来了,
依旧不染纤尘。
灯,你这光顾暗淡的友人,
还在守着久远的诚信。
.
选自李玉奎著《杏花女》(理性篇)
.
3
A
起风了,行云要飘远,
春暖三月天,风吹飞雪寒。
雪花漫天,杏花遍野,
难编懂我的花环。
.
落雪无声,飞雪纷乱
山盼花好,水思月圆。
雪中泉水淌过
我愿独自待在它身边。
.
雪停了
飘洒消融,雪魂离散。
栖鸟飞翔
可是飞往浪漫的海边。
.
B
枯叶在残雪上奔跑,寻找着春天,
雪花落在微翠树冠。
嫰叶滴着雪水,
一树绿色,噙满对冬的怀念。
.
春芽,叶的最初绿色,
出自少女沉醉的笔端。
紧紧包裹的胚芽,那鲜活,
荡起过动心的漪澜。
.
C
荒芜小径,等待归来的步履,
一日一日,已积月成年。
等到春暖花开,
我要摘一束径上的马兰。
.
坎坷土地哺育了奔忙的江河,
浪声、风声回荡在两岸。
喜是歌,难是歌,
风静了,望断行云风采,天空碧蓝。
.
选自李玉奎著《杏花女》(理性篇)
.
三、全文版《杏花女》0254
我问银杏:“我的母亲,还在不在人世。”
我想让她,给我一个像算卦先生那样,模棱两可的回答。脆弱的心,已经不起,猛烈来到的惊喜和噩耗的撞击。愿意站在离希望很远的地方,去瞭望。
银杏用脸做出孩子般的表情,一本正经地告诉我:
“根据母系血缘关系,可以准确的通知你。这座城市里有你的母亲,而且还有你一个异父同母的妹妹。你现在就住在她的家里,妹夫你肯定认识,他一般在情妇那里过夜。
顺便告诉你,一个意外的消息。已故女教师,是你的表姐。那个同桌男孩,最让她放心不下,作为表姨,你理应替她教育好孩子。孩子未来的成功,能治愈母亲所有的心病。
这会儿,你母亲还在咱俩昨夜见面的地方。也就是,你家乡的那间破旧农舍。
你听不到,我能听清你父亲说话的声音:
“没想到,北梅这孩子也是苦命。有家不能回,也是母女相见难。再难,也得替孩子考虑。
你心强,能挡住潮流?现在有钱有地位的男人,有几个没有情妇。名门媳妇都忍了,你一个农家女就不能忍。
小时候,我给她讲过孟姜女的故事。那种贞洁的爱情,可能潜移默化了她。
当今爱情,已不是坚守在枫树上的红叶。
长城望十月,已不见,当年传递情书的鸿雁。”
这是你母亲的声音,我也照样传给你听听:
“我打听到,她就在鸿雁城。可是我不敢去看她,弃子永远是母亲的罪过。
能看到院里这棵杏树,就像见到北梅一样。”
一阵风,从农舍屋顶刮过。三月树梢,发出吹埙般哽咽的声响。顿时,满树杏花,纷纷飘落。
片片花瓣,压在心上。我的心感到很冷,冷得像,从天上落在冰面的雪花。
.
选自李玉奎著《杏花女》(疯狂篇)
.
四、晨色玫瑰
.
东方朝霞和西方晚霞连着的两夜,我梦见了银杏,也就是前文出现过的“白狐”。
头一夜,那是一个春天的早晨。
我明显看到了院里那棵杏树,白花开得晃人。
银杏穿一身白色西装,在东山现身。
黑色披肩发,开两朵白色玉兰花。一双白净的手,捧一束,晨色玫瑰。

玉颈扬白绸,白鞋带轻舞。满身风雅,飘进我故乡的小屋。
银杏对我说:
“生前,听说过杏花女这个名字,聪慧和美貌,传遍乡里。后来,你进了城,做了夫人,没敢靠近你。为难时,总感到你在我的身旁,活不下去时,觉得你就是我的姐姐或妹妹。”
我说:
“生前你找我就好了,那时给我塞钱的人很多。我会花钱给你找律师,没准能活下来。”
我接着问她:
“临刑前,为什么不喊冤。执行法警,能听出真冤假冤。疑似真冤,他们有权暂停执行。上报高院,案子能得到重新审理。”
她说:
“不想喊,只想早一点离开人间。在刑场,枪响的那一刻,对我来说,是一种求来的解脱。那是击碎痛苦的声音,我没感到有任何疼痛。
模糊的记着,去了阴间,在天门的台阶下,站满了手持红花的孩子,和几个身着统一服装的医生。他们把我轻轻地放在担架上,像是抬一个苦难的梦。进了一间八面都是绿色壁灯的屋子,等待梦的苏醒。
醒了,我急忙坐起来。对他们说:‘我没钱,怎么付医药费。’
他们都笑了,对我说:‘阴间钱的概念被淡化、模糊。你这叫‘转生’,相当于人间的‘出生’。医院接生不收钱,你是我们见到的,最幸运的孩子。’
我想也是,大家都亲身经历了死亡,更加明白,钱是身外之物,生不带来,死不能带走这个道理。接着,他们像是在分享我的幸运。替别人高兴,争先告诉我:‘医疗,住房,教育都不要钱。等枪伤好了,会分配给你一栋别墅。你将会拥有一位有母亲般心肠的佣人,父亲一样的保镖。而后,他们会分工送你去读书、接你回家、料理你的日常生活,你只管学习就是了。现阶段,你是比照公主待遇,因为你在人间吃尽了苦头。’
我现在已获取了两个博士学位,数学和法学。这里的一切都被数化,处理问题,像3+2=5那样简单、公正。嫉妒罪、欺弱罪、撒谎罪、贪婪罪、自私罪、小人罪、背叛罪等,其中民愤罪判的最重。现在,我具体的工作是鉴定真与假。那里相信,假是恶的根源。
我去看望了“人魔”,他被关押在地狱。地狱确实分十八层,他在最底层。见到我,“人魔”悔恨倍增,对我频频鞠躬。他说:‘掐死孩子后,由于连续紧张作恶,急性心梗立即决定,要我的性命。现在,我在展示恶有恶报,追求善有善报的境界。’
看清自己,比看清别人更加困难。我清楚,你正在想什么、做什么,你却不一定清楚。
人间许多与道德相关的事情,最好不要追其究竟。道德没有标准,它是被神化了的个人意志。
纯净水,想透明,落得无味,无色。泉水自然,回到这间农家土屋,是你最好的选择。
在人间,我没看清自己。以为这样的屋子能容我,事实上,我只配流浪,你应当珍惜这个窝。
宇宙有个保密库,我进去翻阅过资料。人间每个人,包括他做的每件事,都有详细记载。我看到,一部分重大事件的曲直,和人间的判断大相径庭。
‘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’,被数化世界,奉为圭臬。
人,从生下来的那一刻起,就有了一生的全部过程。在我们那里,没有伟人的悼词,同样也没有‘乞丐’的碑文,只有经历。
夜灯开始暗了,晨光要带我回去。送你一束晨色玫瑰,你们这里没有。里面藏有一首诗,也是给你的。”
那束晨色玫瑰美的惊人,我刚要接住,惊醒了。不过那首诗,我记得清清楚楚。
.
(书签诗)
.
晨色玫瑰,你是哪路花仙,
我来自一束路旁马兰。
马蹄莲在寻找,心之圣洁,
仙踪印出射手座图案。
.
选自李玉奎著《杏花女》(疯狂篇)

分享到: 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
收藏收藏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微信登录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大众论坛 ( 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(鲁)字02号 )

GMT+8, 2020-2-16 04:03

删帖投诉流程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